震驚!這就是胸部的真面目嗎?

一直以來,女性的胸部大小常被當作評價女性身材的標準之一,貧乳、巨乳各有所好,但你有想過,胸部的「真面目」究竟是什麼嗎?如果你沒有想過,現在可以讓你看看:

想知道乳腺到底長怎樣?心理素質強大者請點擊看原圖。圖/BBC

這張乳腺圖一出,便在網路上引起一陣熱議,讓許多人讚嘆人體的神奇。不過,無論胸部多大多小、長得怎樣,女性乳房最主要的功能其實還是哺乳啊!

媽媽呀~媽媽呀~請用母乳保護我

無論是人類、黑猩猩或是乳牛,沒有乳房的存在,身為哺乳類的我們就很難長大成人,這是因為媽媽的乳汁有兩種功能:提供營養與保護。

幼兒可以從乳汁中攝取蛋白質、脂肪、乳糖、鈣質與其他礦物質,來獲得營養。另外,乳汁中含有的抗體及其他具備抗菌功能的酵素,則可以提供幼兒保護。這些提供保護的成分在初乳中特別豐富,所謂初乳,是指嬰兒剛出生時最早吸到的乳汁,其中更含有母親的免疫細胞。

那麼,能夠產出超營養乳汁的乳房又是由哪些組織組成的呢?一般而言,乳房長在胸前,其組成除了外部的乳頭與皮膚以外,底下還包含脂肪組織、結締組織,以及哺乳時會分泌乳汁的乳腺,最底下則為胸大肌、胸小肌。另外還有一些神經、血管、淋巴、懸韌帶等。

乳房的構造可一點兒也不簡單呢!圖/MedPartner

  • 看完正乳的介紹,想了解副乳請看:

ABCDEFG,胸部大小的秘密

雖然說哺乳功能極為重要,但大家在談論女性胸部的時候,似乎更常用比大小的方式進行討論,那麼,什麼才是「決定胸部大小的關鍵」呢?

貧乳、巨乳,到底是怎麼決定的呢?圖/pixabay

決定胸部大小的關鍵,在於乳腺與脂肪細胞的總量跟大小(乳腺約占 1/3、脂肪細胞約占 2/3),以及胸大肌、胸小肌的大小(一般女性偏小,當然還是會有例外)。

所以,如果想讓胸部長大,基本上就是要讓乳腺與脂肪變多或脹大,又或是讓胸肌變大。除此以外,還有一種讓胸部變大的東西,不要太高興,它叫做「腫瘤」。

小叮嚀:近年來,年輕女性有良性乳房腫瘤的比率很高,罹患乳癌的機率也在提高,真的要小心注意!

  • 想知道按摩胸部,到底能不能讓胸部長大?

內衣穿還是不穿,這是個好問題

提到乳癌,穿戴胸罩到底會不會增加我們患得乳癌的機會呢?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越常穿戴胸罩,越容易得乳癌?」的這種說法?這種理論強調:因為胸罩很緊,妨礙淋巴循環,導致代謝廢物累積在胸部不易排出,所以胸罩戴得越久,得乳癌的就會風險越高。不過事實上,並沒有證據支持,穿戴胸罩會提高女人患乳腺癌的風險。無論每天穿著幾小時、有無鋼圈、幾歲開始穿,風險是相似的。

現在穿戴內衣,其實跟大家很在意的下垂較有關連,乳房下垂是一種自然現象(老化的寫照),上面介紹過乳房組成,其中的結締組織便是用以懸掛乳房、維持乳房位置,除非過度拉伸導致組織斷裂,一般外界因素並不會對它有什麼影響,而如果想要減少結締組織的過度拉伸,不如戴一個合適的胸罩吧!

圖/pixabay

說了這麼多,對於身為哺乳動物的咱們人類,胸部其實最主要的功用還是育兒哺乳用,只要能夠養活孩子,什麼樣的乳房都好。那你又是媽媽親餵,還是喝配方奶長大的嗎?在母親節前夕,快去關心我們偉大的媽媽吧!

泛科學5月主題徵文:我念XX系,但我現在在做OO

不論是推甄繁星填志願,選科系時,爸爸媽媽阿姨叔叔還有隔壁鄰居總要你想想你要唸的XX系未來出路是什麼。但在這世界好快心好累的時代,我們大學修的很多學分都很難學以致用,「不務正業」、做著跟大學主修乍看沒什麼關係的工作,可能才是常態!

已經出社會的人們啊,你大學念什麼系?現在又正在做什麼?跟我們分享吧!

  1. 請告訴我們:
    • 你是怎麼開始從事這份工作的?大學的訓練跟它有關係嗎?
    • 日常工作內容有哪些?最常面臨的考驗是什麼?
    • 周圍的人/家人對於工作內容有哪些誤解
    • 對於有志從事同業的讀者們有哪些建議
  2. 徵文時間:即日起至 5/31止
  3. 稿酬細節:每篇字數範圍 1500-2000字,如蒙錄用將於投稿一周內回覆,稿酬 1000元整。
  4. 請將文章寄到:contact@pansci.asia

The post 震驚!這就是胸部的真面目嗎?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從解決饑荒到分辨紅酒產地,食品科學的吃貨們要解決的課題可不少

吃飯皇帝大!對美食嚴格是一定要的。圖/wikimedia

隨著時代演進,人們對食物的要求從吃得飽、吃得好,到期待美食能帶來療癒與驚喜。但同時也必須面對飲食習慣決定自身與地球環境的健康、人口增長與農地不足、對基因轉殖食品的不信任等根本問題。

世界衛生組織表示,超過兩百種的疾病藉由食品傳遞,各項農產品與食品在全球快速運輸販售讓安全控管更顯困難;加上貧困地區的營養不足與先進國家營養過剩導致的疾病問題,更需要許多科學研究來解決。每個人對於基本食品科學相關資訊與食品風險處理的了解,有助於緩解在失控邊緣的食品安全危機

什麼是食品營養科學?

食品營養科學是較新且持續成長中的領域,其研究主旨在解決食品製造、生產到食用所衍生的問題。

食品的定義是指供人飲食或咀嚼之產品及其原料,因此食品科學範疇廣泛。從最初探討食品工廠加工製造、運輸販售、儲存與管理的研究,食用攝入後討論營養相關問題與延伸的相關技術,到近期範圍擴大到從農業開始的產地管理、生長與捕撈的永續經營,廢棄與再利用的過程中所包含的化學、物理、生化、營養、微生物、工程甚至可延伸至資訊科學的商業運用等領域。

因此食品營養科學不只單純對某個專門的科學項目專精,而是橫跨多種領域,可說是一項因為食品而集結在一起的學門。從較有歷史的食品微生物、食品化學,加工,分析與檢驗,到近年來熱門的機能性成分研究,能分辨真假葡萄酒的追蹤追溯分析技術,到分子料理領域、環保餐盤、可分解或減塑的食品包材等主題,都是因應相關需求而誕生。

只不過進口食品的品質還是得仰賴各方學者的把關。圖/maxpixel

另外台灣糧食自給率低,需依賴進口,諸如此類的問題因應而生:

  • 在什麼溫濕度或氣體比例調控下,運輸可以減少微生物汙染、產生黃麴毒素等問題?
  • 如何做到有效率的抽驗,避免摻假?

控管各國進口農糧食品的品質,降低運輸體積與重量,維持穩定的食物供給,進而增加食品保藏利用性、減少糧食危機,提高營養價值與便利性,都是近幾年廣邀各方學者專家聚集共同研討的熱門主題。

食品生產製造所包含的技術

浪漫的燭光晚餐,其實是用食品科學堆砌而成的。圖/publicdomainpictures

從農畜產品,水產品和林產品到可供食用,滿足人類成長,維持日常生活及思考等所需之熱量與營養素,還要兼顧色、香、味與質地,滿足衛生安全需求等品質標準其實是相當不簡單的事情。特別是現代民眾對食品賦予許多期待,好吃像現煮,標籤要潔淨,符合公平貿易,還要有療癒與驚喜的效果,不斷的挑戰食品研發人員的能力。

不過回歸工廠,生產技術大致上可用物理、化學以及微生物技術來區分。

  • 物理性技術係指在食品的型態、外觀與組成產生變化,但是不涉及化學反應,包含的技術像是磨碎,攪拌,篩分,冷凍,乾燥、萃取、蒸餾等,像是近年很流行的冷凍乾燥果乾也是物理性技術的應用。
  • 化學方法則是指牽扯到酵素或添加化學藥劑使食品組成產生化學變化,改變食品的特性、形狀或組織的技術。不過可別立刻被化學兩個字嚇到,這些技術其實有些傳承已久,像是皮蛋、鹼粽、豆腐、起司等的製造,其實都有老祖先的智慧在裡面。近年許多研究進一步了解這些製造過程背後的原理後,才漸漸演變成現代製造流程,讓品質與衛生安全程度能有所提升。
  • 最後是利用微生物像是細菌、黴菌或酵母菌菌體的生長與發酵作用,使食品產生特殊變化,或是生產特殊產品。像是味增、醬油、釀造醋、酒、泡菜、發酵性飲料等傳統發酵製品。椰果、L-蘋果酸、檸檬酸、紅麴素等則屬於微生物的代謝產物。而將食品廢棄物藉由發酵工程生產具經濟效益的食品成分,因可減輕環境負擔也在近年受到矚目。

不過食品製造過程複雜,一項產品通常含括多種技術,加上現代食品工廠多使用自動化生產設備,除了基本的機械工程,廠房設計,管理制度等,皆有相對應的科學研究背景支持著,所以可別再堅持食品不能有科學了啊。

為什麼需要食品科學?生物和化學不夠嗎?

濃醇香的豆漿,加上一點化學….。圖/pixabay

看到這邊讀者可能有個疑問,如果已經專精於化學、物理、生物等學科,就能了解這些食品的科學原理了,為什麼還需要特別念一個食品科學呢?這正是因為食品是一個與人密不可分、棲息著各族群的演化靈魂、影響著地球環境的特別學問。

化學讓你了解分子間各種作用力,食品科學進一步讓你知道調整做法就能保留住豆腐細微孔洞中的水分,讓形狀與產值穩定;化學告訴你什麼是同位素定量,食品科學教你認識葡萄酒的製造過程,以及該找誰下手來做產地的溯源還是加水的驗證。

Do Re Mi Sol 變豆腐。圖/publicdomainpictures

在念食品科學的過程中,有一門課是專業倫理。它傳遞最重要觀念就是:不是水、甜味、色素、香料加在一起就叫做果汁,果汁再加些乙醇也不能說是在做酒。正是因為食品牽扯到的不只是科學與利益,還伴隨著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傳遞與社會正義,這些都是為食品特別設立一門專有科學的原因。

食品天然的尚好?由食安事件而來的反動

近幾年來多件食安事件發生,從餿水油、回鍋油事件,使用化工級石膏製作的豆花、豆干含有工業染劑二甲基黃,都是使用了不應當作為食品的原料;而旗魚鬆使用鮭魚成分標示不符,調和酒冒充釀製酒,宣稱無添加化學物卻使用了香草粉,老虎堂號稱獨家手炒黑糖後來卻使用機器炒糖等事件,則是屬於廣告不實。這些食安相關的欺騙行為,使得消費者漸漸喪失信任。加上法規要求食品原料須展開標示,落落長的食品添加物清單如同魑魅魍魎降臨在熟悉的包裝上,這些轉變驅使民眾走回頭路,尋找天然的食品。

蜜蜂覺得人類好麻煩,製作蜂蜜時根本沒想那麼多啊。圖/maxpixel

但事實上,怎麼定義「天然」這件事情本來就是個大哉問。是無添加人工的添加物嗎?那蔗糖算人類去加工甘蔗後的添加物嗎,還是因為歷史早有製糖紀錄,糖就能算上天然呢?改用蜂蜜的話,用養蜂場飼養的蜜蜂生產的蜂蜜算天然嗎?就算是標榜野生蜂蜜,瓶子裡面還煞有其事的放了一片蜂巢,但蜜蜂在採花過程中採取了噴灑農藥作物的花蜜,是否可以歸屬天然,則是更深層的問題了。另外又像標榜著有機種植,但是台灣農地有限,對岸的 PM2.5 都飄得過來的情況下,隔壁田在噴農藥,要怎麼確保不會藉由媒介汙染到有機農地的作物,也是許多有機認證食品會面臨到的問題。

食品材料「天然」與否不應成為現代食品討論的重點。重點是可靠的食物,以及消費者的信心。落實源頭管理,從農場到餐桌,完善向上向下追蹤追溯,確保各項認證制度符合標準,透明資訊,做好消費者溝通,減少民眾疑慮,落實食品的專業倫理於各階層人員,才能漸漸重拾消費者信心。

怎麼面對食品安全問題?

所以呀,良好的風險管理是很重要的,沒人想在酒足飯飽後狂跑廁所。圖/wikimedia

這些食品安全相關問題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的情況,不只發生在台灣,除了讓各國產官學界都倍感壓力之外,更讓大多數消費者無所適從。然而要做到全面檢驗,不但需要投入的人力、物力成本過高,對於保存期限短的食品來講更是不可能。

即使如此,藉由良好的風險管理,仍能在有限的資源下讓風險危害降至最低,或者說讓風險危害與發生的機率降低在可接受的範圍內。但是另一方面,消費者也需要提醒自己保持警覺,不要陷入低風險就等於絕對安全的迷思之中。畢竟即使是水,每日飲用超過身體負荷的量也是有風險存在的。

民以食為天,食以安為先。我們期待未來政府的管控系統可以更加完善,食品人能帶來更多安心食品。同時消費者也應該更加了解自己所選擇的食物,透過如食藥好文網等獲得食安資訊,持續吸收正確的食品科學知識,才能正確選擇與支持自己認定的好食品 。

參考資料

編按:敬請期待接下來的食品科學專欄

The post 從解決饑荒到分辨紅酒產地,食品科學的吃貨們要解決的課題可不少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熱血路跑ing,但你的熱指數可能已經爆表了!

最近運動風大起,路跑、夜跑都正夯,然而在沒有陽光直射的傍晚跑步,就一定不會中暑嗎?

錯!你需要注意「熱指數」。在炎熱環境中,身體需要靠流汗來帶走熱量。因此你除了關心「溫度」,還要記得關心「濕度」。

相對濕度愈高,汗水就愈難蒸發,我們的身體就很難靠流汗帶走熱量,也就難以降溫。這時候人體感受到的溫度會超過實際溫度,就是「體感溫度」增加了!

熱指數是綜合「環境溫度」和「相對濕度」的指數,代表實際感受到的「體感溫度」。下圖附上熱指數的參考表格。你可以試著練習找找看。


  • 當氣溫為攝氏31度,相對溼度為60%時,我們身體感受到的溫度約為攝氏35度,這時就需要格外注意。
  • 當氣溫為攝氏31度,相對溼度為80%時,我們身體感受到的溫度約為攝氏41度,已達到「危險」的範圍。

由這表格也能清楚顯現,同樣的溫度,在不同濕度的狀況下,身體就會感受到不一樣的體感溫度喔!

上一張熱指數的表格,有綠色、黃色、橘色、紅色等不同背景色,代表的就是熱指數的危險程度。

  • 長期暴露於體表溫度攝氏32度的狀況下,身體會容易疲累。
  • 體表溫度攝氏33度到39度就要格外注意,會導致肌肉痙攣與熱衰竭的機會變大了。
  • 體表溫度攝氏41度到51度屬於危險,再到體表溫度攝氏52度以上就是極度危險了。很可能導致熱中暑。

會特別提醒大家注意熱指數,是因為台灣各地濕度多於70%-90%之間,熱指數真的都偏高,你一定要注意。

所以在炎熱的工作環境或運動環境下,你要注意熱指數,並且做好防曬,隨時隨地補充水分。(皮膚科醫師教您看懂防曬乳

另外父母們亦需特別注意,千萬不要單獨把小孩留在車上!即使你覺得你下車辦事情只有短短幾分鐘,車內溫度還是可能會快速上升到小孩承受不住的程度,絕不要心存僥倖,以免憾事發生!

The post 熱血路跑ing,但你的熱指數可能已經爆表了!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一直死還是一直玩,《隻狼》和《血源詛咒》的玩家到底在想什麼?

早上在找論文時,意外翻到一篇2014年探討關於電玩遊戲的zip之作(會解壓縮,看一篇等於看100篇的意思)[1]。以前我總是覺得,我的好基友朱家安從血源詛咒[2]玩到隻狼[3],一直死一直死,躺在地上的時間比起怪物躺在地上的時間還多,到底有什麼好玩?

看完這篇文章,再配合最近同學督導課時跟大家講的話,突然恍然大悟、醍醐灌頂啊!

圖片取自隻狼遊戲畫面。

怎麼會有人可以玩《隻狼》而不放棄?

這篇文章回顧了很多理論及研究,來說明遊戲對於情感、社交、認知還有各方面的正向影響。其中有一段我覺得非常喜歡是關於情緒調節的部分(emotional adjustment)。大意是說,我們從小就會透過玩遊戲來調節自己的情緒,心情不好的時候玩遊戲,會讓自己心情好一點。

但作者話鋒一轉,這裡談到另外一件事(也是我一直以來的困惑):你知道嗎,遊戲有些時候也會激發我們的負向情緒!

看到這句話的時候我心想這不就是朱家安嗎?這麼喜歡找死的人真的很少見,難道每次死掉的時候不會覺得很挫折嗎?是越挫折還是越玩啊!怎麼會有這種抖M呢?(認真不解~)

作者說,因為遊戲要提供另外一種感受,叫做「挫折之後讓我們有征服的感覺」(用鄉民的話來說,就是有挑戰性)。這就是為什麼,當你打完一關,你以為上一關學到的某種架勢或者是攻擊方式,能夠讓你走遍江湖,但殊不知,當你遇到新的魔王被打趴在地上,一切又好像「你不曾學會任何事情」一樣。

血源詛咒遊戲畫面。source:BagoGames@Flickr

只是,挑戰這東西,不可以太高也不可以太低 (Optimal Challenge) [4],太低你會覺得無聊(像是這張圖左下角的簡單遊戲,或是另一位好基友陸子鈞借我的 尼爾:自動人形 (NieR:Automata),難度調簡單的話,到最後只剩看大腿襪的功能XD)(y編按:2B大腿襪跟眼罩最高!),可能只能適合用來在你沒有腦袋的時候消磨時間;難度太高你會覺得很想放棄(就像我一年才打開來玩不到20次的血源詛咒)。

圖截自本論文:Granic, I., Lobel, A., & Engels, R. C. (2014). The benefits of playing video games. American Psychologist, 69(1), 66.

不過,有一種情況例外——當你可以獲得社會支持的時候。

右上角的魔獸世界(當然包含可以連線時的血源詛咒,與PSN的玩家邊罵邊玩隻狼等等),可能充滿高難度的魔王,很多時候一個人打根本就會想要放棄。可是當你身邊有同伴的時候,大家可以擔任不同的角色(坦、輸出、輔助、回覆),或者是他們雖然不能夠幫上忙,但至少可以做到一件事情叫做:增加你的情緒或社會支持(emotional and social support)。巴哈姆特遊戲討論區也有類似的功能。

裡面引用的其他研究也顯示,當你發現有人是可以支持你的、有人願意在你打不過魔王時情緒上是陪伴你的,甚至你們有共同的目標,那麼你就會願意再重來一次、再往更困難的東西多挑戰一點。

根本就心理治療[5]!

「不過呢,做治療的時候,不論是治療者自身,或者是被治療者要產生一些行為改變,都是很消耗能量的。所以當你要個案做一些他本來無法達成的小挑戰、攀登他目前無法抵達的山頭,那麼要確認他目前的能量夠不夠、你自己的能量夠不夠,以及最重要的是,要看見『他眼睛裡面所能看見的』那顆,離他最近的石頭。」

諮商督導課的一個同學分享說,我驚嘆到嘴巴合不攏。畢竟,要產生心流經驗,挑戰不能夠太難,也不能夠太簡單;如果你面臨的挑戰,超越你的能力太多[6],那麼記得在你負荷不了的時候,找一個可以依靠的朋友。

回到一開始的問題,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我都很少開這些高挑戰性的遊戲了。因為我的人生就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啊!每天都在越級打怪,哪裡來的能量可以去遊戲裡面死呢? 所以,如果你想要跟朱家安一樣,可以「永不放棄」,或許你需要的是有人可以一邊陪你玩一邊陪你聊(電玩同儕團體的社會支持),或是,減少你生命中的變動。

畢竟,不論是動手或動腦,都是一種能量消耗。當你可以讓自己的生活平穩一些,或許你就能讓這些「高度挑戰」的遊戲,進入你的生命久一點!


參考文獻

The post 一直死還是一直玩,《隻狼》和《血源詛咒》的玩家到底在想什麼?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吃銀杏補記憶?研究顯示銀杏並非真的有用?!

記憶口香糖?卡通中的道具成真了?

銀杏是近年來很熱門的保健食品,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只要有人有記性不好、常常忘東忘西的情形,身邊就會有人出聲音說「你應該吃銀杏了」。銀杏也長期被認為可以改善血液循環,有助於心血管疾病,但這到底有沒有證據呢?其實不太確定呀。

甚至在去年,日本有款含有銀杏,宣稱可維持記憶力的口香糖被帶回台灣後,又帶起了一波吃銀杏可能有助於改善記憶力的風潮,短時間內這款口香糖成為網購的熱門商品,去日本玩的人也會順便買個幾條嘗鮮。

由於這款口香糖的包裝上有著斗大的「記憶力維持」的文字,而且媒體也大幅報導,因此引起了食藥署的注意。這個含銀杏的口香糖除了功效宣稱違反了食品衛生安全管理法和健康食品管理法,還有一個很尷尬的問題,那就是銀杏葉萃取物在台灣是不能用在食品的成份,是藥用成分,只有銀杏果才可以添加在食品裡,而且不能單獨使用。

換句話說,消費者在合法狀況下,在台灣是買不到含銀杏葉萃取物的食品的,但民眾還是可能透過管道,或是到國外旅遊時順道買含有銀杏葉的補充品。因此 MedPartner 團隊的專家們希望藉由這篇文章,幫助大家了解這類銀杏產品的功效證據到底如何?補充的時候又該注意哪些事項?

銀杏你需要的重點整理:

  1. 銀杏葉內的萃取物被認為有抗氧化、調節神經相關基因表現的能力。
  2. 但實際研究中,銀杏的補充對本來就有輕微失智症的人並沒有發揮延緩的作用。
  3. 對記憶力缺損的患者來說,補充銀杏葉抽出物對記憶力改善沒有顯著的差異。此外,其他出血或心血管事件,兩組之間也沒有顯著差異。
  4. 有研究指出,銀杏葉萃取物可能對認知表現和日常生活的活動有幫助,在每天劑量超過 200 毫克,且補充時間超過 22 週的情況下。不過要注意相關研究的證據品質不高的關係,得要有設計更嚴格的研究才能有更確定的答案
  5. 日本的含銀杏「記憶力口香糖」其實不代表真的有效改善記憶力,只是日本法規跟台灣有所不同,可以宣稱的作用比台灣寬一些。
  6. 銀杏果本身不適合生吃,即使煮熟吃也不能吃多。孕婦和有凝血問題的老人也不適合吃。
  7. 有凝血問題,或在使用抗凝血劑或其他藥物的患者,若有要使用銀杏製品,請注意相關風險,並和你的醫師和藥師討論。

古人也吃銀杏?生長1.8億年的活化石

銀杏,學名 Ginkgo biloba L. ,又稱作鴨腳樹或公孫樹,會被叫做鴨腳的原因是銀杏的葉子長得很像鴨掌;被稱為公孫樹則是因為它得要長很久才會開始結果,一個人年輕時種下銀杏,得等到他當了阿公,子孫滿堂之後才吃得到這棵樹結的果。

現存於地球的物種當中,銀杏可算是相當古老的物種喔!根據化石記錄,銀杏科植物在 1.8 億年前就已經出現地球上,並且在 1.3 億年前達到顛峰,那時,地球上有許多不同銀杏的物種,但後來漸漸的被現代被子植物給超越。

時至今日,整個銀杏科植物就只剩下 Ginkgo biloba L. 這個物種。銀杏原生於中國東部地區,不過後來也逐漸散佈到世界各地。在過去這 1 億多年來,銀杏樹的形態因變化不大的關係,被稱為活化石,和鸚鵡螺一樣在生物演化中,有著重要的研究價值。

在傳統醫療裡,銀杏也常被當做藥材,應用在氣喘、支氣管炎、腎臟與膀胱問題上。到了現代,銀杏葉的萃取物被用在膳食補充品或藥品,並宣稱有各種不同的用途,包含失智症、眼睛問題、間歇性跛行、耳鳴與其他健康問題。這些產品通常會以錠劑、膠囊、茶包、濃縮萃取液的形式出現,此外,有些保養品也會用添加銀杏萃取物。不過要注意的是,目前,台灣的食品業者不能輸入也不能製造含有銀杏葉的食品。

吃銀杏不吃銀杏果?補記憶要吃銀杏葉?

銀杏到底有沒有效?在進入功效的內容之前,要先跟大家說明的是在我們講補充銀杏時,指的都是銀杏葉,而不是銀杏果。主要的原因是,銀杏的葉子裡面功效性成分含量比較高,因此銀杏萃取物主要是從銀杏葉提取出來。

銀杏葉含有許多的植化素,包含烷烴、脂類、甾醇、苯類、類胡蘿蔔素、苯丙素類、類黃酮和類萜,特別是萜烯三內酯…等。其中,銀杏內酯(ginkgolides)和 倍半萜類(bilobalide) 和 黃酮類化合物(flavonoids)是主要成份,可能的作用機制有抗氧化、調節神經相關的基因表現,以及直接對蛋白質功能起作用等三種,這些作用彼此之間可能重疊。

大多銀杏研究的焦點放在失智症記憶力血液循環上,在這篇文章裡,我們會把焦點放在失智症與記憶力改善。

眾多研究顯示,銀杏並非想像中有用?

如果你想知道銀杏到底有沒有改善記憶力或是延緩失智症的能力的話,The Ginkgo Evaluation of Memory (GEM) Study 是很值得參考的研究4

這是一項由美國衛生研究院所支持的研究計畫,主要的目的在評估補充銀杏抽出物是否能夠減少失智症或阿茲海默症的發生。在研究中總共有 3,069 位 75 歲以上認知功能正常或有輕微失智症的人參與此研究,隨機把這些人安排到每天吃兩次含 120 毫克銀杏抽出物的銀杏組,以及安慰劑組。

研究除了會看失智症的發生情形,也會評估認知衰退、心血管疾病與中風的發生以及所有死亡率。平均追蹤時間是 6 年。研究期間,有 523 位參與者被診斷出失智症,其中有 246 位出現在安慰劑組,277 位出現在銀杏組。此外,銀杏的補充對本來就有輕微失智症的人沒有發揮延緩的作用

除了 GEM 研究,在法國也有一項大規模的銀杏萃取物試驗,GuidAge Study,研究的目標在評估 70 歲以上有記憶受損的阿茲海默症病患,補充銀杏萃取物的效果。

GuidAge 研究總共有 2,854 位 70 歲以上,跟醫生反應過有記憶力問題的年長法國人參與,以隨機、雙盲、安慰劑控制的設計進行。隨機將參與者分配到每天兩次 120 毫克的銀杏組或安慰劑組,研究追蹤的時間是 5 年。五年後,經過統計分析後發現,和安慰劑組相比,補充銀杏葉抽出物並沒有顯著的差異。此外,其他出血或心血管事件,兩組之間也沒有顯著差異7

接下來讓我們來看近些年發表的回顧文獻,看看是否有不一樣的結果吧。2017 年有一篇發表在《Journal of ethnopharmacology》上,回顧系統回顧研究的文獻,該研究在幾個文獻資料庫搜尋 2016 年 6 月之前發表,有關銀杏葉萃取物對失智症患者或有認知能力受損者的隨機控制回顧研究,篩選出 12 篇證據低到中度的回顧文獻。

整體來說,銀杏葉萃取物可能對認知表現和日常生活的活動有幫助,不過是在每天劑量超過 200 毫克,且補充時間超過 22 週的情況。不過要注意的是,由於相關研究的證據品質不高的關係,得要有設計更嚴謹的研究才能有更確定的答案8

日本的銀杏比較好?為何可以宣稱功效?

從上述研究結果我們可以知道,讓年長者每天補充兩次 120 毫克的銀杏抽出物,並無法有效減少整體失智症或阿茲海默症的發生。但為什麼日本的口香糖可以宣稱「維持記憶力」呢?這就是個國情不同的議題了,我們會在後面的內容另做介紹。

對日本食品法規不熟悉的人,可能會覺得口香糖產品包裝上能標示維持記憶感到不可思議,因為這類講功效的文字,在台灣基本上是違反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會被罰錢的。

但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別呢? 這就要跟大家解說一下「特定用保健食品」與「機能性表示食品」的不同了,這兩者都是日本可以讓食品宣稱某些健康功效的法規。特定用保健食品,簡稱特保,類似台灣的健康食品認證;而機能性表示食品則是近年新推出的一種標示,雖然兩者都能宣稱健康的功效,但彼此間還是有不小的差異,差在哪呢?請看下表的整理:

兩者之間最大的差異在於特定保健食品得經過人體試驗,確認有效後,經日本消費者廳核可才可以標示;而機能性表示食品就相對比較寬鬆一點,業者不一定要做人體試驗,提供引用的文獻也可以宣稱。也因為這樣,消費者廳不會幫你背書,產品的責任則是由業者自行負責。

此外,根據功效評估的方式不同,最終產品可以宣稱功效的用字也有要遵守的規則。舉例來說,某產品經過人體試驗後可以延緩血糖上升,那麼不管是特保還是機能性食品都能在包裝上標示「有延緩血糖上升的機能」;但只提交文獻回顧的機能性食品,在產品上就只可以標示「有報告指出有延緩血糖上升的機能」。

搞懂日本的「特定保健食品」與「機能性食品」有大致的了解後,接下來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去年短暫引起搶購熱潮的 Lotte 記憶力維持口香糖吧!在記憶力を維持する文字底下有著紅色的「機能性表示食品」的字樣,表示這是一款機能性表示食品。

在該產品的官方網站上有提到產品宣稱記憶力維持的依據是來自一篇文獻的結果。那是一篇 2003 年發表在《Pharmacopsychiatry》 期刊上的研究6。當中有 48 位年齡在 60 到 70 歲之間,身體健康的巴西人參與,隨機把他們分配到銀杏組(銀杏葉抽出物)或安慰劑組,試驗進行的時間是 8 個月。受試者在研究前後進行 4 次記憶測驗,結果發現銀杏組補充後答對的題數顯著多於安慰劑組。

有沒有覺得哪邊怪怪的? 如果你之前就有看過我們寫過保健相關的文章,例如葉黃素維生素D,應該有單靠一個規模不大的研究是不能給出肯定結論的概念。 另外,該產品是以文獻回顧的方式來告訴消費者它是機能性表示食品,雖然口香糖裡銀杏葉抽出物的劑量與研究的劑量一樣,但不一定會有等同的結果,不過我們也不能因為這樣就直接否定它的宣稱。

只是相對於特保產品,機能性表示的產品證據力比較薄弱,消費者在購買這類產品的時候,應該要有這樣的認知,不要有吃了一定要有效的期待

想攝取銀杏?先瞭解用藥安全及台灣法規

記憶力維持口香糖的問題不僅只是產品宣稱違反食品標示而已,另一個比較大的問題,也就是我們一開始提到的「台灣的食品法規不允許添加銀杏葉抽出物」,銀杏葉萃取物是藥用成分,放在食品裡就會違反藥事法,罰則可是比違反食品誇大不實還要重多了

從這裡延伸出來的問題是,如果你出國去買了一些營養補充品或有趣的食品,想要在網路上賣賣看,那麼請務必確認裡面的成份是不是符合台灣的規範,因為不管你知不知道這些法規,違法就是違法了,到時候被檢調抓去訊問時可別怪我們沒先提醒你啊!

回到銀杏的話題,適量吃銀杏對大部分健康成年人是安全的,不過有可能會引起以下的副作用:

  • 頭痛
  • 頭暈
  • 心悸
  • 胃部不適
  • 便秘
  • 皮膚起過敏反應

另外,銀杏的種籽可能有毒,因此儘量別生吃銀杏果,即使是煮過的也別吃太多。還有,年紀大且有出血問題或是懷孕的人,請避免吃銀杏,因為這類人補充銀杏很可能會增加出血的風險。如果你之後有手術的計畫,至少要在兩週前停止服用。另外在 2013 年有一篇研究讓囓齒動物攝取銀杏,在兩年的研究結束之後,發展成肝癌與甲狀腺癌風險增加。

而銀杏也可能和一些常見的藥物起交互作用,因此如果你有服用以下藥物的話,就要多多留意了。

  • Alprazolam:這是紓緩焦慮症狀的藥物,與銀杏一起服用可能降低藥物的作用。
  • 抗凝血劑和抗血小板藥物:這類藥品會減少凝血功能。與銀杏一起服用可能會增加出血的風險。
  • 抗痙攣藥與降低癲癇發作閾值的藥物:大量的銀杏毒素可能導致癲癇發作。銀杏毒素存在於銀杏的種子,葉子的含量較少。因此吃銀杏可能會降低這類藥物的作用。
  • 抗抑鬱藥:和抗抑鬱藥(如百憂解)一起服用銀杏很可能會降低藥物的作用。
  • 某些他汀類藥物:銀杏和 Zocor 一起服用可能會降低藥效。銀杏似乎也會減少立普妥 (Lipitor) 的效用。
  • 糖尿病藥物:銀杏可能會改變你對這類藥物的反應,因而影響血糖的控制。
  • 布洛芬:與銀杏一起服用可能會增加出血的風險。

看到這,你應該比台灣九成五以上的人都更了解銀杏了。就現階段的研究證據來說,我們還不能確定補充銀杏葉萃取物是否能改善記憶或是失智症的作用,因此不要過度期待吃了會有什麼改善。另外一定要提醒大家的是,銀杏葉在台灣是藥用成分,不可以用在食品裡面,你可以從國外買添加銀杏葉的食品回來自己吃,但不能公開販售,不然就是違法的喔!如果真的要使用銀杏製品,也別忘記上面提醒的注意事項喔!

很多長輩對於銀杏會有些錯誤的迷思,要請大家幫忙把這篇文章分享出去,跟我們一起用正確知識幫助更多人吧!也希望有更多朋友加入我們的訂閱計劃,讓團隊的專家們為大家做更多事情喔!

參考資料

  1. TFDA 食品藥物消費者知識服務網。可供食品使用原料彙整一覽表。
  2. Coates, P. M., Blackman, M., Betz, J. M., Cragg, G. M., Levine, M. A., Moss, J., & White, J. D. (2010). Encyclopedia of dietary supplements (No. Ed. 2). Informa Healthcare.
  3. Mayo Clinic. Ginkgo.
  4. DeKosky, S. T., Williamson, J. D., Fitzpatrick, A. L., Kronmal, R. A., Ives, D. G., Saxton, J. A., … & Kuller, L. H. (2008). Ginkgo biloba for prevention of dementia: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Jama, 300(19), 2253-2262.
  5. 消費者庁. 健康や栄養に関する表示の制度について.
  6. Santos, R. F., Galduroz, J. C., Barbieri, A., Castiglioni, M. L., Ytaya, L. Y., & Bueno, O. F. (2003). Cognitive performance, SPECT, and blood viscosity in elderly non-demented people using Ginkgo biloba. Pharmacopsychiatry, 36(4), 127-133.
  7. Vellas, B., Coley, N., Ousset, P. J., Berrut, G., Dartigues, J. F., Dubois, B., … & Touchon, J. (2012). Long-term use of standardised Ginkgo biloba extract for the prevention of Alzheimer’s disease (GuidAge): a randomise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 The Lancet Neurology, 11(10), 851-859.
  8. Yuan, Q., Wang, C. W., Shi, J., & Lin, Z. X. (2017). Effects of Ginkgo biloba on dementia: An overview of systematic reviews. Journal of ethnopharmacology, 195, 1-9.
  • 本文轉載自 MedPartner 美的好朋友 《銀杏真能改善記憶、預防心血管疾病嗎?專家完整分析》,歡迎喜歡這篇文章的朋友訂閱支持  MedPartner 喔!
  • 編按:愛美是每個人的天性,不過對你而言光是看滿架的化妝品、保養品,各種醫美產品就令你眼花撩亂,更別說還有玻尿酸、膠原蛋白、類固醇這些有聽沒有懂的名詞來搗亂嗎?如果你想要聰明的美,不想要被各種不實廣告唬得團團轉,那麼泛科學這位合作夥伴 MedPartner 美的好朋友,就是你我的好朋友,歡迎大家訂閱支持喔!

The post 吃銀杏補記憶?研究顯示銀杏並非真的有用?!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以科普書為主題的「唐恩書店」:從達爾文的家到諾貝爾獎的希望等候室──泛知識節紀實

  • 活動紀錄/李宣蓉

大家都知道寫一本書很難,出一本書很難,賣一本書更難。2019 泛知識節邀請了一位寫了書、開了獨立書店,還是以科普為主的獨立書店的老闆李明燦,分享一下他為何這麼想不開的創業經驗和心路歷程。

  • 唐恩書店店長李明燦,在店門口留影。

達成寫書、開書店的夢想後,李明燦的下一個目標是諾貝爾獎

「實體書店很難經營,這是全世界的趨勢,」一開口,講者李明燦就這麼說道。「但至少在這幾年,因為年輕朋友的加入,台灣有一種到了谷底後,反而向上的感覺。」

一直以來,李明燦的夢想就是寫一本書和開一家書店。在經營書店的三年期間,他加入了「台灣友善書業合作社」,這是許多小型書店為了克服經營困境,嘗試透過彼此集結、互相幫助的方式而成立的組織,現在很多的獨立書店都有加入。

「至少在人生的這個階段,我的夢想算是達成了,後面餘生的夢想就是得到諾貝爾獎。」他笑說。

諾貝爾獎獎章。圖/flickr

與科普書緣分的起源:《物種原始》

李明燦並非打從一開始就投入書店經營,他的前半生是在半導體業跟電子業打轉。「在電子業過勞是常態,當時我在大陸外派,覺得身體狀況快不行了。」2008 年開始,關心自己身體狀況的李明燦讀了相當大量的科普書,嘗試拯救自己的健康。他以自身和家人為對象,做了很多簡單的人體實驗,並且把這六、七年間的人體實驗成果集結起來,寫成了著作《疾病原始》。

「我很崇拜達爾文,」李明燦說。讀到達爾文的著作《物種原始》 (註:又稱《物種起源》或《物種源始》) 時,李明燦非常驚豔,認為書中的許多論述和他的想法及研究結果不謀而合。李明燦於是將自己的著作命名為《疾病原始》,並在 2014 年 11 月 24 日,也就是達爾文發表《物種原始》的155年後出版。在書中,李明燦加入不少小巧思,比方首刷的冊數,以及每一本書上獨一無二的編號等等,這些都是李明燦的心血結晶。

達爾文的物種原始。圖/wikipedia

「在我研讀科普書,或者解救自己的身體的過程中,我發現很多慢性疾病都找不到原因,目前不少科普書在探討這個現象。而我認為,《疾病原始》已經找出了一些因果關係。我在書中有寫到,世界上並沒有雄性禿、鼻竇炎與皮膚炎,這些病症都有些變數。並且,我以自身做實驗,提出論證基礎來佐證。」

進一步探討疾病存在的原因:《心理原始》

也因為這些獨特的論證,李明燦將目標放在諾貝爾獎,期許自己的研究能夠獲得國際肯定。除了已出版的《疾病原始》外,李明燦還在規劃下一本著作:《心理原始》。

「儘管我認為自己已經找到疾病的因果關係了,卻還是擺脫不了壞習慣,因此有些身體毛病依然存在。」秉持著工程師的務實態度和研究性格,李明燦不斷思考,是不是心理方面出了問題。「當然這之中也有家庭因素、工作因素,導致很難改變習慣,但我認為,心理問題是主因。而談到心理問題,就跟大腦脫不了關係。我這幾年研讀的科普書籍不外乎是三個學派:精神分析學派、認知神經科學學派、腦神經學派。這也是我後來的書寫主要的部分。」

心理健康與生理疾病常有關連。圖/pxhere

以自身碰上的問題作為出發點去思索,李明燦主動投入研究,期望藉著自己的實驗成果幫助更多其他有同樣困擾人。他將達爾文的《物種原始》和由他自己撰寫的《疾病原始》、《心理原始》合稱為「原始三部曲」,不僅表達對達爾文的敬仰,也是一種對自我的期許。

書店名「Down house」:達爾文的退休小鎮唐恩

「達爾文在 33 歲時搭著小獵犬號去採集標本,當時他回到倫敦時,因為受不了倫敦的髒空氣,迫切想要治癒自己的皮膚病,於是搬到了近郊一個叫做唐恩的小鎮,他的餘生一直住在那裡。那個地方後來被建成紀念館:Down house。這也就是我的書店店名的由來。」李明燦解釋道,語氣中充滿了對達爾文的祟拜之情。

紀念達爾文的Down House。圖/flickr

唐恩書店並不大,除了販售不少李明燦喜愛的科普書外,平時也會舉辦一些演講跟讀書會活動。書店的風格十分特別,一邊擺放著大量科學書籍,另一邊則是玩具店,陳列許多火柴盒小汽車。「我滿早就開始蒐集這些玩具,收藏火柴盒小汽車已經三十年了。目前店裡的營收超過一半以上都在這個部分。有許多小車都是我的收藏,但是為了店裡的收入,只好把心頭肉賣掉。」李明燦說道,獨立書店的經營困境不言而喻。

即使如此,李明燦仍是十分樂觀。他將唐恩書店稱為「希望等候室」,希望終有一天能獲得諾貝爾獎。在介紹書店的同時,他也推薦了許多優秀的科普書單,包括塔雷伯的《黑天鵝效應》等。最後,李明燦提到了賈伯斯的名言:「人生無法預料」。年輕時,人們並不知道未來會如何,但是到了往後再回頭看,才會發現這一切都是必然的,也因此要盡力去追尋自己的熱情所在,去堅持信念,這也是一切成就的起點。

The post 以科普書為主題的「唐恩書店」:從達爾文的家到諾貝爾獎的希望等候室──泛知識節紀實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科普閱讀演化論:幾個閱讀科普書的好理由──泛知識節紀實

  • 活動紀錄/李宣蓉

處在資訊流通不發達的古代,書本幾乎就是所有資訊的來源,要獲取知識就必須讀書。但現在的知識來源五花八門,透過 youtube 影片、廣播、電視節目等,也都可以學到新鮮的知識,輕鬆又有趣。我們還需要找個時間坐下來,好好閱讀一本書嗎?

2019 泛知識節邀請到了泛科學專欄作者黃貞祥及出版社資深編輯許鈺祥。兩位講者都是清大生科系畢業,但許鈺祥接著離開生科領域,進入出版界。2017年時,許鈺祥想出版科普領域的書,即使現在出版業相對辛苦,仍將黃貞祥拉進了閱讀推廣的活動。在演講中,兩位分別從生理、心理、社會等方面來闡述閱讀科普書有哪些好處。

閱讀能活化我們的大腦

首先,從生理構造方面來看,與其他動物相比,人類的腦部相當獨特。前額葉皮質讓我們能夠理性思辨,擁有邏輯、計算和推衍的能力。但前額葉是需要訓練的。如果不訓練、不做理性思辨,那麼人類大腦其實和黑猩猩是差不多的。閱讀科普書能夠訓練前額葉皮質,靈活運用大自然賦予人類最寶貴的東西,也就是我們的大腦。

若不訓練,人類的大腦其實跟黑猩猩差不多。圖/pxhere

書籍是系統化知識的來源

現代人經常使用數位產品,例如手機、平板電腦等,遇到問題只要上網找資料就行,利用搜尋引擎尋找答案,也有不少人在手機上閱讀文章。這種做法可以快速接收訊息,迅速更新知識庫。但黃貞祥提到,過度使用數位產品容易造成注意力不集中的問題,看過的內容一下就忘記了,無法留在腦海。另外還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網路上的資訊難以避免篇章簡短,知識破碎化、片段化的缺點。

學習一門全新的知識,是非常需要架構的。尤其,科學領域是相當系統化的東西,需要運用很多抽象性思維。當人們學習系統化的知識時,能夠將資訊連接起來,知識的網絡彼此結合、延伸,讓人們可以應用、創新、創造,協助人們解決問題。

而閱讀這個行為,不只訓練專注力,也連結著大腦的理解能力、再表述能力,並且與溝通能力息息相關。可以說,閱讀科普書就像一種大腦的全方位運動。相反地,如果只是片段地閱讀,片段地吸收資訊,會發現這樣的資訊無法應用到別的領域。

閱讀科普書可以增進創新的能力。圖/pxhere

針對網路文章,許鈺祥也以編輯的角度補充了一些看法:當一篇文章透過社交軟體或各種媒體平台散播出去後,會產生各種數據。除了最多人在意的點擊率之外,也有其他數據需要分析,例如:讀者點擊進入文章後,平均花費多少時間讀完文章。

數據顯示,讀者實際閱讀文章的時間,與編輯們預設的時間是有落差的。例如說,編輯們預設讀完整篇文章應該費時五分鐘,但實際上,讀者只花了兩分多鐘就看完文章了。

一開始,編輯們推測讀者只看完第一頁,卻不知道還有第二、第三頁。但有了更多數據後,他們認為另一個重要原因在於「標題」──許多讀者被標題吸引,心理上認同這個標題而點進文章。然而,閱讀完第一段後,讀者覺得論點好像跟自己想的一樣,認為自己的看法得到印證,就沒再往下看。

這也是閱讀習性上一個很大的改變。以前讀者買了書,往往是讀完整本書才與人交流、發表意見,討論書的內容是什麼,而不是讀了第一頁,就自認為理解了整本書,以自己的觀點去想像、腦補內容。

網路文章自有其發展出的閱讀習慣。圖/pxhere

這種碎片化也是在推廣閱讀時很重要的難題,如何讓讀者瞭解一個主題不是只有單一面向的是非題,不是拋出問題,就期待一個標準答案。閱讀的重點在於思考的邏輯和辯證的過程。

「讀書」並不是讀了就好,如何提升深度,能夠再表述,對於內容產生疑問和思辨,並因此啓動尋找答案的好奇心,因而繼續閱讀更多的書,這才是最關鍵的。「沒有任何一本書可以回答一個學科領域的所有問題。」許鈺祥說。推廣閱讀的重點即是點燃興趣,引發讀者後續探索的動作。

閱讀可以開闊視野

閱讀可以開闊視野。圖/pxhere

除了深化思考之外,閱讀的廣度也很重要。讀書可以跳出舒適圈。接觸到自己不曾想像過的領域,打開全新的視界。許多書店排行榜或是編輯選書都具有指引功能,順應當下時事潮流,先挑選出讀者應該有興趣的書,或應該閱讀的書。

黃貞祥指出,根據研究顯示,無論在經濟或世界趨勢方面,廣博型的知識家對於事態的預測能力更強。曾有朋友問黃貞祥,當他做出一篇新的評論時,如果與之前的評論互有矛盾,怎麼辦?黃貞祥表示,他並不會因為改變了看法而覺得有罪惡感或丟臉。

閱讀了新的書籍,因而修正原先的看法,這代表著成長。新的知識帶來新的認知,也對這個複雜的世界有了更全面的理解。「修改信仰並不可恥。」他說。廣泛閱讀,並且不斷更新自己既有的認知,能讓人對世界趨勢有更好的理解和預測。

閱讀能產生心流,讓人開心

除了智識上的好處之外,閱讀也是件快樂的事。「閱讀能產生心流。」黃貞祥說。當人們投注心神,專注進行高技能的活動時,會產生愉悅而幸福的感受。專注閱讀需要思維的探索、連結和創造,是非常容易產生心流的活動之一。

閱讀能產生心流。圖/pxhere

黃貞祥還打趣說,除了閱讀外,編輯一本書也會產生心流,這也是為何編輯們的收入不高,但他們做得很開心 (笑)。

關於這一點,許鈺祥並不否認。他解釋,在出版一本書的漫長過程中,編輯往往是第一個讀者。收到譯者或作者的稿件,編輯首先會沉浸於文字內容,但在此之外,編輯還要跳脫出來,站在讀者的閱讀情境去思考設計,考慮該如何包裝一本書。

當書籍發生錯字、翻譯不理想、圖片缺失等等情況時,就會打斷讀者的閱讀行為。這些細緻的過程都必須由編輯把關,盡可能讓讀者讀得順利、讀得投入。也就是說,編輯不只在閱讀文本時產生心流,同時也要仔細思考製作一本書的各個環節,主動營造讓讀者能夠產生心流的情境。

閱讀能增加人與人間的連結

閱讀不只是個人的、私密的,還能夠分享,增加人與人的連結。當代的科普書越來越傾向將人文性質與科學領域合,例如科學與歷史,科學與親子關係等等。科學的普及化,不光著重在冷硬的知識,也要關注社會面向,更加的「入世」,將科學知識回饋給大眾。這也是科普閱讀推廣中不斷反覆思考的問題:台灣人不讀書,是不是因為沒有做出讀者想讀的書?科學是否應該更加貼近人文與社會?

The post 科普閱讀演化論:幾個閱讀科普書的好理由──泛知識節紀實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集體媚俗,那些萬年不變的過節活動…

  • 作者/白水

編按:每到跨年過節,耶誕城擠滿了人潮、各大景點施放煙火,似乎過節只剩「演唱會、煙火秀」可以慶祝?而這些如同朝聖、既定行程的大型活動,在打卡拍照上傳過後,我們真的有特別感受到節慶當下的意義嗎?

十萬人,是一個怎樣的概念?香港的紅館看上去已經很大,可以容納一萬二千五百人,而香港大球場則再大點,可以容納四萬名觀眾。不太科學地算,如果要容納十萬人,大概要九至十個紅館,兩到三個左右的香港大球場。這裡只用觀眾席計算,但你也可以心中大概估量十萬人有多少。

北韓的阿里郎表演,就是一個十萬人的演出。光是表演者已經十萬,還未計觀眾,可想而之,一個能容納如此多人的地方是多麼誇張。如斯大型的歌舞表演,講述了一幕又一幕的北韓歷史、理想中北韓的共產社會。

北韓的阿里郎表演,就是一個十萬人的演出。圖/好青年荼毒室提供

我雖沒有看過這盛事,但一想到鮮艷多彩的人群、齊整一致的舞步和十萬人的笑臉,就不禁有點警惕。這場世界級的表演,如此盛大,如此不可能,本應是美事。但在歌舞昇平背後,我想到的卻是捷克(又或者是法國)作家米蘭昆德拉所說的「Kitsch」。在十萬人的群體,我們看不到個人,在官方的理想,沒有人找得到自身。

媚俗,一號板模刻出的笑容背後…

Kitsch,中文一般翻譯為「媚俗」,是十九世紀出現的德文字,起初是用來評論藝術品的貶意詞,形容為迎合大眾口味、粗製濫造的藝術作品。後來米蘭昆德拉擴闊其意,將它應用到政治、美好生活中。

梁文道解釋過米蘭昆德拉何故把媚俗形容大眾的情緒,他說:「『媚俗』無非就是一種情緒的專制。這種專制的重點不在於控制人民的行為,也不在於控制每個人的思想,而在於控制他們的情緒。以正義和正確之名,它要求大家必須在恰當的場合表達出恰當的情緒,哪怕那些表達有點違心或矯揉造作。」

如果根據米蘭昆德拉在《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所描述的媚俗景像來理解,我們就發現媚俗的確跟情緒有關[註1]:

「當某個(按:遊行)群體接近檢閱台時,即使是最厭世的面孔上也要現出令入迷惑不解的微笑,似乎極力證明他們極其歡欣,更準確地說,是他們完全認同。不僅僅是認同當局的政治,不,更是對生命存在的認同。從無條件認同生命存在的深井裏,這種慶典汲取了靈感。沒有寫出來、沒有唱出來的遊行口號不是『共產主義萬歲!』而是『生活萬歲!』這種白癡式的同義反覆(『生活萬歲!』),使那些處之漠然的人對當局的論點和遊行也發生了興趣。」

媚俗就是指大眾情緒經過政權精心安排(例如透過領袖的指示、媒體渲染和自幼的教育),在政權認為適當的時侯,有適當的表現。就如在五一勞動節遊行時要感動要高興,因為那體現了民眾認同共產理想,所以在共產政權安排的遊行,我們會見到一張又一張興奮而且激昂的笑臉,這是當局樂見的。

這種情緒的專制跟美感判斷、價值判斷,是一體三面的。

當你看見山脈連綿、壁立千仞而讚嘆時,這一來是一種美感判斷,你看見了大自然之美,同時你的驚嘆亦是一種情緒反應,因為其實你亦肯定了大自然的價值。共產政權要達到的,其實亦是這種一體三面的專制:你表現出政權樂見的情緒時,其實反映了你認同他們所推崇的價值,並且你亦讚美他們的美學。連綿不絕的遊行隊伍貫穿了城市中心,上千上萬人的意志盡收眼下,所有人都在慶祝「勞動」,為共產理想喊萬歲,你為此美不勝收的景象還有當中體現出的共產價值而感動,你掩面流淚說,太美好了 ── 這是一幅當局看來絕美的景象,而你也認同了。

探討極權主義的經典電影1984。圖/IMDb

到底為何媚俗會出現呢?米蘭昆德拉說:「媚俗起源於無條件地認同生命存在。」他補充:「但生命存在的基礎是什麽?上帝?人類?鬥爭?愛情?男人?女人? 由於意見不一,也有各種不同的媚俗:天主教的、新教的、猶太教的、共產主義的、法西斯主義的、民主主義的、女權主義的、歐洲的、美國的、民族的、國際的。」(同上,頁229)媚俗作為價值、美感和情緒的集體控制,作用就在於回應生命的意義。共產的理想、宗教的理想都給予了一種對於生命的詮釋,各有各的任務和理想,正是有這麼的一種重任,生命才不顯得那麼輕,那麼虛無飄渺。

誰說的自由才是自由?自由只有一種定義?

米蘭昆德拉反省媚俗的其一深見在於,媚俗的現象也出現於美國這個我們以為是自由開放的國家,他的故事裡如此深刻地描述:

(美國)參議員把車停在一個帶有人造滑冰場的體育館前面,四個孩子從車上跳出來,開始在四周寬闊的草坪上跑起來。參議員坐在方向盤後,美美地看着那四個活蹦亂跳的小身影,對薩賓娜說:「看看他們吧。」他用手臂劃了個圓圈,把運動場、草地以及孩子都劃在圈裏。「瞧,這就是我所說的幸福。」……

一瞬間,薩賓娜的腦子中閃現過一個幻影:這位參議員正站在布拉格廣場的一個檢閱台上。他臉上的微笑,就是那些當權者在高高的檢閱台上,對下面帶着同樣笑容的遊行公民發出的笑。

有時,自由民主社會中的成員,總會將自己的理念加諸到所謂落後國家的人民身上:看,自由走動的小朋友多天真瀾漫,多幸福。他嘗試打動你,使你都同意:對,這個景象不就是夢寐以求的景象嗎?

接受某種理想圖像有甚麼問題?我不可以真心認同這片景像嗎?米蘭昆德拉的洞見在於,他指出媚俗的危險其實在於拒絕了其他可能。自由民主的社會不是應該容許各種美好生活的想像嗎?參議員所展示的「自由」景像恰恰不是自由的體現,因為他把美好生活局限成單一理解:草地、自由、和諧快樂,並且希望加諸女主角薩賓娜身上。但實情是,冠以自由之名的追求其實也可以是專政,因為只有某種「自由」被允許,其餘一切被排擠,這正正就不是真正的自由。

所以,媚俗最可怕的地方,不在於提供了甚麼「美好生活」的想像(即使這種生活可能值得追求),而在於它只容許一種美好生活的想像,並且這更是集體共同擁有。米蘭昆德拉往往將媚俗和極權拉上關係,他說:

我說到極權統治,我的意思是一切侵犯媚俗的東西必將從生活中清除掉:每一種個性的展示(在博愛者微笑的眼裏,任何偏離集體的東西均遭藐視);每一種懷疑(任何以懷疑局部始的人,都將以懷疑生活自身而終);所有的嘲諷(在媚俗的王國裏,一切都必須嚴肅對待),以及拋棄了家庭的女人,或者愛男性勝過愛女性的男人。於是,「豐富而且多彩」這樣神聖的法令,就成為了疑問。

媚俗排擠的,就是個體的意志、任何對它的反對和質疑,還有所有違反了「美好生活」的東西。這意味媚俗排擠了個體的自由。媚俗在號稱最自由的國度也會出現,以「自由」之名壓倒真正的自由。

電影記憶傳承者探討著烏托邦的「理想世界」,真的理想嗎?圖/IMDb

跳脫情緒,反思集體行為之外的自我意識

我們要反對的,不是媚俗本身的價值判斷、美感判斷和它牽動的情感 ── 它們都可以是值得追求的。我們要反對的,是它的專制。偏偏它的專制又有時跟前三者密不可分:正因價值、美感和情感對我們深深的影響,以致於我們窮一生之力,為媚俗奉獻,並且以它為唯一。

或許我們都媚俗過,我們都曾經以某種美好的願景箝制自己,又箝制他人,質問他人為甚麼沒有為偉大的理想而感動。共產政權的偉大圖像是革命,又或者人民集體勞動,還有黨慶、國慶和勞動節等大遊行,而對某些香港人而言,佔中的萬眾一心又或者國慶的歌舞昇平,就是他們心目中的偉大圖像。也許這些畫面都很美麗,我不反對,我只反對美麗的專制。但願我們都記得,曾幾何時有一張照片,當中所有人都向納粹敬禮,唯獨有一個人沒有舉起他的手。

註解

  • [註1]:米蘭昆德拉著,韓少功、韓剛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時代文藝出版社,2002)。

The post 集體媚俗,那些萬年不變的過節活動…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達文西逝世500週年:地表最強斜槓天才如何養成?

達文西被譽為世紀天才,除了留下很多達文西密碼外,他最為人熟知的,便是《蒙娜麗莎的微笑》、《最後的晚餐》等等美好細膩的畫作。不過,你知道他除了在藝術方面有卓著貢獻外,也是個超級斜槓的科學愛好者嗎?

能將晚餐吃得風起雲湧,啟發小說和電影的大概也只有達文西了。圖/wikimedia commons

這位文藝復興時代的英才,對於很多事物都有著強烈的好奇心。不同於咱們凡人的三分鐘熱度,但凡是這位大大想要研究的東西,他都會努力鑽研,因此,他在音樂、土木工程、數學幾何、生理解剖、動物植物,乃至於氣象與地質,都有涉獵,在當年可謂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完勝同時代的其他畫家。

東解西剖,揭開人體的秘密

達文西很早就開始接觸人體解剖學,在他的刀下,男人、女人、青年、老人,都無所遁形,他一生中解剖了 30 具左右的屍體。而牛、熊、蛙、鳥,也都是他研究的對象。

他曾與托爾醫生 (dottore Marcantonio della Torre) 合作進行解剖工作,並畫了 200 多篇畫作,並在死後將這些圖畫集結成《繪畫論》出版。(想想當年買的人心裡會有多驚嚇,你以為你買了一本在談繪畫的書,結果裡面充滿了屍體……)

這些解剖讓他深入了解人體的肌肉、骨骼,乃至於血管和神經系統。達文西不僅針對生殖系統、臟器和大腦都做了詳細記錄、描繪視神經在眼球和大腦間的連結,更第一次畫出了子宮內的胎兒。

達文西第一位畫出了子宮內的嬰兒。圖/By Leonardo da Vinci – Hi! Magazine, wikimedia commons

而你我都很有印象、也被無限惡搞的《維特魯威人》,這幅畫的名稱,來自於達文西很喜歡的一位古羅馬建築師。藉由維特魯威在《建築十書》中的敘述,達文西創作了這幅畫作,在其中也藏了許多數學的概念。

圖/giphy

我們可以從圖片看出來,人體分別嵌進一個圓形和矩形中,這是怎麼做到的呢?維特魯威認為,如果以人的肚臍為圓心,可以描出一個圓形,而此人的手指和腳趾將與圓周接觸。另一方面,人們雙臂打直的長度約等於人的身高,因此,我們也可以將人放進正方形中。如此一來,你就可以得到一個又正又圓的人囉!(並不是)

一步~兩步~摩擦~有了力學天黑都不怕

達文西對於各種機械、力學都非常著迷,而他的研究成果,都藏在筆記中。幾年前,有人藉由研究他的手稿,發現達文西早在數百年前,便對摩擦力有了史上第一次系統性的研究。

研究人員認為,「達文西知道兩個滑動表面間的摩擦力與正向力有關,而與兩個表面間的接觸面積無關。」

而他對摩擦力的認識,也有助於各種機械的設計、發明。他曾經擔任軍事工程師,根據紀錄,他曾設計過弩箭、機關槍、降落傘、潛水裝和武裝坦克車等等機具。此外,他也設計過齒輪、腳踏車等等物品。

達文西雖然愛好和平,卻設計過坦克等軍事武器。圖/wikipedia

我在天上飛!達文西的飛行夢

除了地上跑的各種機械,達文西對天上飛的東西也充滿興趣。他用了很長的時間觀察鳥類飛行,藉由觀察牠們拍翅的動作,發明出各式「飛行器撲翼機」(ornithopter)。

想要操作這樣的機器,首先呢,你需要一位飛行員,他要非常忙碌地以手腳操作滑輪組、槓桿,再加上踏板。同時,達文西也貼心地裝上了落地架,要是飛得累了,可以伸縮支架以便安全落地。可惜的是,他進行的幾次試驗都失敗了。

而另一個看上去十分酷炫的「空中螺旋器」(aerial screw),則是用螺絲起子般的葉片來壓縮空氣、輔助起飛。恩……但是這樣的設計讓機身過於笨重,所以螺旋器還是只能留在地上轉轉轉了。

達文西留下的手稿,讓人得以一窺他的創意。圖/泛科市集

…..這麼說,達文西也沒這麼聰明嘛?欸欸,可別小看人家啊,像他發明的三角形降落傘雖然看上去很神秘,卻是十分厲害的呢!曾有人在 2000 年時利用他的設計草圖打造原型機,結果完美通過測試,可以讓人隨風飄搖。

天才之星,始終閃耀

也正是因為達文西在各領域都給了我們很多啟發,大家很喜歡用他來命名各種東西,比如說,美國天文學家 Schelte J. Bus 於 1981 年發現新的小行星時,便以達文西為其命名,稱之為「小行星 3000 李奧納多」。

近幾年引起許多關注的「微創手術」中,也可以見到達文西的名字。發明這種「達文西手術系統」(Da Vinci Surgical System) 的研發公司透露,這種器械的靈感來源便是達文西設計過的機器人。

即便過了五百年,達文西的靈光仍是讓人讚嘆。對於你來說,最吸引你的是達文西哪個部份呢?

參考資料:

The post 達文西逝世500週年:地表最強斜槓天才如何養成?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心理學之流言終結者:速食店常見紅色設計,真的能激起人們的食慾嗎?

  • 何崇瑋

坊間時常流傳著「色彩心理學」,每個顏色代表著不同意義、對人會有不同的影響等。前陣子我與友人在麥當勞吃飯時,他甚至也跟我提起了這樣的論點:「麥當勞這些速食店會大量利用紅色設計,就是因為紅色能夠激起人們的食慾!」。身為一位心理學的研究生,不禁在心中皺起眉頭暗忖:「這個是真的嗎?如果是真的,這種心理機制是如何產生的?」

隨便在網路上搜尋,就能發現許多新聞報導都市傳說速食店之所以用紅色設計,就是因紅色能夠刺激食慾。圖/網路截圖

紅色刺激食欲?完全缺乏理論與研究證明

「紅色能夠刺激食慾」的說法,似乎來自於一篇名為「顏色對市場銷售影響(Impact of color on marketing)」的文獻(Singh, 2006)。文中提到紅色能夠促進新陳代謝,因而引發食慾,所以適合用在速食店的設計;相反的,藍色能夠抑制食慾,所以適合用在吃到飽餐廳的設計。然而,此篇文獻完全缺乏理論依據,文中也沒有提到任何實驗證明「紅色刺激食慾,藍色抑制食慾」這件事。

許多速食業者皆大量運用紅色的設計,但紅色真的能夠刺激食慾嗎?圖/Google Images

因此,紅色能夠刺激食慾的說法,似乎還是要先打一個問號。不過,在正式回答紅色是否能夠刺激食慾之前,我們要先從更大的問題問起:「顏色真的會對身心產生影響嗎?還是只是人們『約定成俗』?」

顏色對身心影響的理論背景

其實顏色真的會對人的身心產生影響。從生物演化的觀點來看,動物之間在產生衝突時,會藉由血管充血,讓皮膚看起來較紅藉以宣示主導地位(Hill & Barton, 2005)。人類之間在激烈衝突時,也會因為睪固酮的分泌而臉部脹紅(Drummond & Quah, 2001)。因此,包括人類等生物,必須透過視覺觀察皮膚下血管流量的細微變化,藉以了解對方的情緒狀態(Changizi, Zhang & Shimojo, 2006)。

這種解讀顏色訊息的視覺能力有利於社會互動,像是當皮膚變紅時,可能傳達著生氣、尷尬害羞等情緒(Elliot, 2015)。而人們在一連串的社會互動中,可能就因而學習出某種顏色與某種訊息之間有著配對關係(Elliot & Maier, 2012),進而讓顏色產生了意義。例如,紅色代表著警戒、憤怒。

透過社會學習,紅色與警戒因而產生連結,例如許多警告標示都是用紅色設計。“red stop sign” by John Matychuk on Unsplash

那個,其實紅色會讓人吃得比較少?

有許多心理學學者透過實驗想驗證紅色與食慾之間的關係,結果卻令人出乎意料之外:紅色不能刺激食慾,相反地,紅色卻會讓人吃得更少。有學者研究發現,當椒鹽卷餅放在白色或藍色的盤子上時,受試者吃的量比裝在紅色盤子上時多出將近兩倍(Genschow, Reutner & Wänke, 2012);同樣的情況,當軟性飲料(soft drink)裝在貼有紅色標籤的杯子上時,比起貼有藍色標籤的杯子,受試者喝的飲料量更少(Genschow, Reutner & Wänke, 2012)。

有趣的是,當研究者請受試者評論好不好吃或好不好喝時,受試者無論拿到什麼顏色的餐具或標籤都說一樣好吃或好喝;也就是並非因為(主觀上)好不好吃而影響了攝取量,是紅色本身讓他們攝取的量減少。

當杯子貼有紅色標籤時,人們攝取軟性飲料的量比起藍色標籤少上許多。圖/Genschow, O., Reutner, L., & Wänke, M. (2012).

無獨有偶,另外一批學者也發現,當爆米花以及巧克力脆片放在紅色盤子上時,受試者攝取的量都比起藍色以及白色的盤子還少。這些實驗證明了,紅色減少人們食物攝取量的現象一直穩定存在。

當爆米花與巧克力脆片裝在紅色的盤子上時,攝取的量都比起藍色以及白色的盤子少。From Bruno, N., Martani, M., Corsini, C., & Oleari, C. (2013). The effect of the color red on consuming food does not depend on achromatic (Michelson) contrast and extends to rubbing cream on the skin. Appetite, 71, 307–313.

其實,紅色會讓你警覺垃圾食物啦

如果紅色真的能減少人們食物的攝取量,似乎就可以發明「紅色減肥法」,標榜只要所有食物都用紅色器皿裝就保證瘦。這種紅色減少食物攝取量的現象,有可能還受到其他因素影響。有學者就質疑,上述的實驗,皆是用較不健康的食物(椒鹽卷餅、軟性飲料、爆米花、巧克力脆片),如果是用健康的食物也會有紅色減少攝取量的現象嗎?

因此,有另外一批瑞士學者把巧克力以及葡萄分別放在不同顏色的盤子上,結果發現當巧克力裝在紅色的盤子上時,的確發生了紅色減少攝取量的現象,但是葡萄卻沒有,所以他們猜想食物是否健康會影響著紅色對攝取量的影響(Reutner, Genschow, & Wänke, 2015)。於是他們更進一步實驗,在超級市場內把麵包切成小塊讓顧客試吃,麵包上面插著紅色的小旗子或是綠色的小旗子,讓顧客自己隨意拿一塊試吃。在試吃的盤子上,有些是放白麵包(由精緻麵粉所做成,在瑞士當地認為是不健康的),另外有些放的是雜糧麵包(brown bread)(在瑞士當地認為較健康),這些研究者想看食物健不健康是否會調節顏色對食物攝取量的影響。

研究者在麵包上面插著紅色旗子以及綠色旗子,讓超級市場內的顧客自己隨意拿一塊試吃。From Reutner, L., Genschow, O., & Wänke, M. (2015). The adaptive eater: Perceived healthiness moderates the effect of the color red on consumption. Food quality and Preference, 44, 172–178.

研究結果發現,當試吃盤子上全是白麵包時,顧客幾乎都拿插有綠色旗子的麵包塊;但是當試吃盤子上都是雜糧麵包時,顧客就沒有任何顏色選擇的偏向。此實驗證明,紅色反而是帶有著「警訊」的意味,當人們是在吃較不健康的食物時,紅色會讓人們產生迴避的動機,因而減少食物攝取量,相反地,如果是吃健康的食物,紅色的警訊就不會對攝取量產生影響Reutner, Genschow, & Wänke, 2015

當試吃盤子上是白麵包時,顧客幾乎都拿插有綠色旗子的麵包;如果是雜糧麵包,就不會有任何顏色選擇的偏向。圖/Reutner, L., Genschow, O., & Wänke, M. (2015).

紅色在速食店常見,是翻桌率的陰謀?

由以上心理實驗證明,速食店的紅色反而不是像坊間流傳般是刺激食慾,相反地,紅色是會讓你在速食店中吃更少。不過這也符合速食店的宗旨,讓我們陰謀論一下:速食店強調的就是「快速」,紅色讓顧客吃得少,顧客的用餐時間就會短,說不定反而提高了翻桌率。因此,也不得不佩服當初的設計者,能想到用紅色來設計速食店還真是厲害呀!

參考資料

The post 心理學之流言終結者:速食店常見紅色設計,真的能激起人們的食慾嗎?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